決策參閱
2018年第28期:以人工智能助推鄉村振興

發布時間:2019-06-25 | 信息來源:江蘇省哲學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研究基地:江蘇農業信息化決策咨詢研究基地     

課題負責人:許和隆 南京郵電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

課題組成員:吳标兵、張學浪、李志勇

 

[内容提要] 當前,我國鄉村普遍呈現主體結構性失衡問題,以人工智能推動鄉村内生型發展,成為鄉村振興的關鍵所在。在相關調查研究及借鑒國際經驗的基礎上,建議:1.提前總體布局,制定“鄉村振興人工智能發展規劃”;2.緊扣本地現實需求,突出人工智能在鄉村振興中的特色路徑;3.注重政産學研農協同創新,“定制”機器人服務于農業生産;4.推進開放式治理創新,借助人工智能打造鄉村治理新模式;6.大力發展鎮域智慧設施,築巢引鳳吸引務工人員和資本回鄉。

當前,我國鄉村普遍呈現主體結構性失衡,農民工、農村大學生返鄉意願低,鄉村隻剩下老幼病殘群體。人工智能技術的興起,為促進鄉村内生型發展提供機遇,必将在解決勞動力不足、提高勞動生産率、防止農藥和化肥等對人體的傷害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本課題組選取蘇南、蘇中、蘇北的8個鄉村以及甯夏、湖北、山西、貴州省的4個鄉村,進行半結構化訪談和問卷調查,并總結國際經驗,提出相關建議。

一、國際經驗的啟示

圍繞人工智能技術在鄉村經濟發展和鄉村治理等方面的作用,對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的經驗進行梳理,得出如下啟示:

1.技術創新是人工智能實現鄉村産業興旺的第一動力。随着現代工業向農業的滲透,歐美、日本和以色列等一些發達國家創新農業生産技術,形成強大支柱産業和産業鍊。目前,這些國家在農業優良品種的選育、新材料開發、環境控制、高效栽培及其配套系統等方面形成了完整的技術體系。數字化、智能化成為國際農業高技術研究與産業化開發的主要方向,溫室節能、新能源、植物工廠應用研究也受到普遍重視。

2.因地制宜是人工智能變革鄉村生産方式的可行路徑。由于領土廣闊及自身先進的工業技術,美國研究的重點在于規模化作業的機器人。典型代表是美國新荷蘭農業機械公司發明的多用途自動化聯合收割機器人,很适合在專屬農墾區的大片規劃整齊的農田裡收割莊稼。日本為了彌補勞動力的不足、改善勞動條件和複雜的作業對象,重點研發自動化、小型化和多樣化的農業機器人。澳大利亞發明的牧羊犬機器人,能在農場上代替傳統的放牧勞力。法國發明專門服務于果園、葡萄園的機器人,幾乎能代替種植園工人的所有工作,包括修剪藤蔓、剪除嫩芽、監控土壤、藤蔓的健康狀況和水果分揀工作等。

3.以民為本是人工智能赢得鄉村幸福宜居的根本前提。鄉村振興,關鍵在于留得住人。歐美國家鄉村也遭遇過空巢化危機,通過以下措施挽救了鄉村。每年都投入大量資金用于農村設施建設、農業生産補貼、農業信貸以及農業企業的扶持。加強對農民的職業技術培訓,例如在查理一世時就頒布法令,父母有義務送一定年齡的子女去學徒,費用來自于社會捐贈。法國五分之一的城市社區及農村診所醫生已經能夠使用名“電子醫生”的遠程醫療系統,歐洲多數國家都計劃大範圍推廣。

4.協同參與是人工智能保障鄉村治理有效的開放模式。開放式治理,是推動鄉村内生型發展的制度保障。在德國農村發展規劃的制定和執行過程中,政府充分聽取當地居民的意見,在法律的保障下,德國村民積極參與到新型農村的各項建設之中。社區政府通過講座、集會、媒體以及網絡等智能平台,将有關信息及時傳遞給村民,廣泛向村民征詢意見,針對村莊更新提出具體措施。通過平等參與和協商,縮短社區政府、專業機構、專業協會和村民的距離,加強相互之間的溝通與交流,保護了農村地區的自然環境、人文環境和文物古迹。

二、發揮人工智能在鄉村振興中作用的政策建議

通過調研分析,中國鄉村寬松的物理環境、市場規模大的發展前景和鄉村公衆對隐私不甚敏感的技術接受,是人工智能産品下鄉的利好。基于此,借鑒國外經驗,建議如下:

1. 提前總體布局,制定江蘇“鄉村振興人工智能發展規劃” 。緊跟世界前沿,準确把握十九大新時代鄉村振興戰略,走在全國前列,提前總體布局,制定江蘇“鄉村振興人工智能發展規劃”, 明确江蘇人工智能技術路線圖,重點發展醫療保健機器人、生産作業機器人、生活助理機器人、安全監控機器人、病蟲害識别機器人和學習輔助機器人。細化《中國制造2025江蘇行動綱要》,針對省情,科學規劃農業人工智能設備制造方向,率先發展小型化、多種類機器人。

2. 緊扣本地現實需求,突出人工智能在鄉村振興中的特色路徑。結合區域功能定位和需求差異,人工智能在鄉村振興中的應用有所側重。蘇南地區,側重于工廠生産機器人和學習輔助機器人。蘇中、蘇北地區,側重于農業生産、病蟲害識别機器人。在鄉村治理方面,側重于醫療保健、環境保護、生活助理、安全監控機器人。鼓勵人工智能的區域“單項應用”,成熟一個、推廣一個,避免整體考核可能帶來的考核扭曲問題。

3. 注重政産學研農協同創新,“定制”機器人服務于農業生産。組建“人工智能鄉村振興”機構,通過政府主導和協同,加強江蘇本地鄉村特色的人工智能共性關鍵技術研究,就江蘇鄉村發展中的共性問題共同實施具有針對性的開發計劃。研究對象不單是農業機械,還包括與機械化作業效率有關的肥料、農藥等生産資料的開發。

4.推進開放式治理創新,借助人工智能打造鄉村治理新模

式。鄉村振興需鄉裡人齊心協力和向外借力,通過人工智能實現“政府引導—企業參與—村民驅動”的鄉村開放式治理創新模式。一是政府搭建開放式鄉村治理平台,利用手機客戶端,切實推行鄉村政務公開,防止基層權力尋租以維護黨群關系,提升鄉村凝聚力。二是進一步完善鄉村信息基礎設施,實現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的鄉村互聯網絡,提高鄉村數字包容性、易用性和數字素養;培訓農民數字技能。三是利用智慧移動,鼓勵企業參與研發鄉村公共安全、生活休閑、購物旅遊等電子服務。

5.大力發展鎮域智慧設施,築巢引鳳吸引務工人員返鄉創業。以人工智能為基礎的遠程醫療、教育有助于城鄉協調融合發展。一是應加強鎮域智慧基礎設施建設,大力發展遠程醫療和教育。人工智能利用無處不在的基礎設施,将使鄉村居民在本地享受城市優質醫療資源,孩童擁有平等的信息權利和受教育的權利。二是築巢引鳳,配套小産權的人才公寓,吸引具有一定學曆的鄉村精英返鄉創業。三是以資本置換宅基地使用權,吸引民間資本振興鄉村。

收藏 微信公衆号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