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策參閱
2018年第27期:江蘇“放管服”改革中的突出問題及對策

發布時間:2019-06-25 | 信息來源:江蘇省哲學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研究基地:江蘇服務型政府建設決策咨詢研究基地

課題負責人:程 南京理工大學公共事務學院教授、博導

課題組成員:張

  

[内容提要]江蘇省在實施“放管服”改革中存在放權與承接不協調、監管轉型滞後、基層創新與頂層設計不銜接、信息孤島以及公衆獲得感較弱等問題。為深化“放管服”改革工作。建議:1.機構精簡與權力下放相統一,以需求為導向實現放權與承接對洽;2.實現精準放權和有效監管相結合;3.進一步打破部門分割及利益化傾向,構建整體性政府;4.打破部門“信息孤島”;5.提升政務服務效能,實現公共服務均等化、精準化供給。

一、改革中存在的突出問題

1.機構精簡、權力下放與基層承接之間不協調。現有改革大多在易于合并及彙聚的部門展開,在機構内部實現機械性的集中或聚合。主要是過去立法工作落後于社會現實的飛速變化,改革的整體性意識不強造成的不協調和不銜接的現象。

2.監管轉型滞後,行政能力亟待提升。有的地區和部門存在“重審批、輕監管”的思想,對加強監管重視不夠,方法單一,人員配備不足,仍舊習慣于應急管理和運動式管理,以批代管、放管脫節、監管能力與硬件建設不足等問題比較突出,信息共享機制尚不健全,公開性、透明度不高。

3.基層創新與頂層設計不銜接。省市層面的頂層設計動态調整速度較慢,落後于基層創新速度,難于适應地方改革的現實需求。基層推行創新舉措時往往缺少法律依據和政策文件的支撐,上級政府的“發文式設計”對地方基層的實踐指導意義有限。

4.部門職責界定僵化,部門利益化傾向明顯。在實踐中,行政權力劃分不清晰,職能界定不完善,容易出現職能交叉重疊、責任不清。部門利益化、碎片化成為部門協同合作的阻力,部門放權不到位,往往把放權視為利益受損、控制力削弱。橫向分權不到位、縱向放權不徹底,部門協同治理機制仍舊存在問題。

5.網絡互通有待突破,“信息孤島”問題有待解決。許多部門的信息開放仍未完全突破部門的隔閡,未完全敞開本部門的“心扉”。部分機構的信息開放往往異化為其他部分或組織“借用”其系統,在信息打印件的擡頭、頁腳等處依然标注該機構的名稱。

6.公共服務價值有待凸顯,民衆獲得感不高。對改革的速率提升感知度、認同感不強。公共服務的供給角色、供給過程等要素在改革前後變化不明顯,民衆對改革的認同度低,獲得感亦随之降低。

二、推進江蘇深化“放管服”改革的政策建議

1.機構精簡與權力下放相統一,以需求為導向實現放權與承接對洽。堅持“權責法定、權責一緻”原則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權責清單編制。加強清單編制的統一規範,對權責清單的結構安排做出統一規範,做到權責一緻;提高權力流程圖的配置水平,使權力運行标準化、程序化;健全動态清單調整機制,能及時根據法律的“立、改、廢、釋”的情況及時調整權責清單;在清單公布形式上統一以政府門戶網站為準,提升公衆對權責清單制度的認知。

2.聚焦社會需求,實現精準放權和有效監管相結合。提高下放權限的“含金量”和“精準性”,以省級“不再審批”為取向,以精準放權取代粗放放權,聚焦社會需求。尤其是在探索富民道路、引導大衆創業萬衆創新過程中,要發揮放權實效,圍繞就業創業方便、便民服務有效、營商環境優化等重點領域目标,把基層民衆意見集中、反映強烈的事項作為減權、放權的重點。大力削減企業投資、優質資格許可認定、教科文衛等領域審批事項,為促進創新、創業掃清障礙,有效監管下放權限在基層的落地情況,加大配套措施供給,保證下放的權限能夠做到惠及基層。探索集成審批的完善機制,使審批效能提升與強化監管、促進服務提升相結合。省委省政府可以多種方式組織開展審批權取消下放情況的“回頭看”監察,對承接落實情況進行全面評估,指導基層做好後續銜接工作,對“接不住”“用不好”等問題研究提出解決辦法。通過建立健全“事權、人權、财權”對等保障機制,有針對性地加強基層審批、監管及服務專業隊伍建設和經費保障,及時跟進業務培訓,讓基層政府既有動力有能力承接審批事項,落實監管服務。

3.進一步打破部門分割及利益化傾向,構建整體性政府。健全各部門協作機制,梳理辦事流程,提升部門協作效率。加快健全政務服務體制機制,統籌建立政務大廳管理機構的設立标準和發展模式。以利企便民為導向,探索制定政務服務有關規範性文件,推進政務服務事項統一規範。建設綜合審批辦事系統,實現政務服務資源互通。推進線上線下融合發展,實現“一個系統職稱,一套人馬辦事”,為企業和群衆提供條件一緻、時效一緻、結果一緻的辦事服務。

4.軟件互聯和硬件統一協同發力,打破部門“信息孤島”。目前,我省在建設網絡信息平台、實現網絡互通層面已取得一定成績,但“部門壁壘”問題仍然存在,極大地影響了改革的進一步深化。在信息化改革的過程中,各部門機構已經建設了相對完善的網絡平台,再嘗試構建一個新的統一平台已無必要,如何實現各平台的網絡互通則是當務之急。當前網絡平台的建設往往依托于互聯網公司的軟件設計和運營商的硬件支持,實現網絡的互聯互通要從此處尋找突破。各部門各機構可将統一信息平台的要求轉發給有資質有能力的互聯網公司,對當前網絡進行合并和升級。在文書制作規範方面則由省級業務部門統一頒發業務規範,按照統一的業務名稱和字号等辦公。在硬件支持方面,需要省級部門聯合運營商共同做好規劃,市級及以下政府部門統一做好硬件設施的選點和鋪設工作。

5.提升政務服務效能,實現公共服務均等化、精準化供給。以“不見面”辦事為方向,加快編制可選式公共服務清單,明确服務流程和辦理時限,通過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砍掉各類無謂證明和繁瑣手續,鼓勵推陳出新,最大程度便利民衆、服務經濟發展,讓民衆辦事更明白、更方便、更快捷。探索推行一窗受理、并聯審批、代辦服務做法,創新實行證照聯辦、同城辦理、“雙告知”等機制,不斷提高服務效率和水平。運用“互聯網+政務服務”平台,既要實行公共服務職能不斷優化,線上服務、線下服務協同推進,“一站式”服務、多元立體化服務體系不斷落實,為民衆享受便捷、高效的服務提供多種選擇。同時,運用電子政務平台,建立與群衆溝通的渠道,及時了解不同群衆的現實需求,健全公共服務的差異化、精準化供給機制。立足于城鄉一體化建設,使公共服務資源不斷下沉,落實公共服務均等化供給機制,縮小城鄉公共服務的數量與質量差距。

收藏 微信公衆号 官方微博